忍者ブログ

For Asgard

关于FE风花雪月的同人翻译 关于Thor的同人翻译。

[希尔雷丝][naco]无名情书

标题:无名情书
作者:naco
配对:希尔凡x贝雷丝
分级:全年龄
授权:已授权
字数:~4000
原文:P站id=11854239

------------------------
捡到情书的老师。尽管根据笔迹可以送回物主希尔凡那里……
在惯例的支援B之后。
安巴尔总力战后立即发生的故事。多洛缇雅……

这是读完精彩的希尔雷丝本后控制不住的妄想。
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阴暗!我坚称二人克服这种艰辛后成为了幸福可爱的情侣!

歌剧是阿依达。
------------------------


以情书来说内容有些危险。为了把掉在修道院的这封信还给失主才略微读了读,结果却分不清楚这到底是情书还是恐吓信。在信的最后本应写有寄信人名字的地方,写下的是“我想死在你怀里”。太激情了。用贝雷丝不熟悉的、如圣经一般古老的词句写就的信实在难读。或许这就是富有诗意吧。对读书等于读战术书的贝雷丝而言着实晦涩。情书都是这么难懂的么?

信上排列着“死”“杀”之类的字眼。寄信人的遣词用句让人搞不懂是想要杀人还是想被人杀死。就算知道这是别人的信,贝雷丝仍忍不住认真读完了。她知道寄信人是谁。眼熟的笔迹出自她负责的学生之手。

“老~师,你在读什么呢?”
“啊,多洛提雅。这是他人遗落的失物,我有些在意……就忍不住看了。”
“让我瞧瞧?”

一名女子向站在走廊里用认真的目光读信的贝雷丝打招呼。开朗明亮的声音属于原歌姬多洛提雅。多洛提雅利用身高优势越过贝雷丝的肩膀偷看信件。尽管贝雷丝想开口说不可以读别人的信,但毕竟自己热心读信被人看到在先,所以什么也没说。她浓密的头发晃来晃去,随着阅读的进程从最初的兴趣渐渐发展为钦佩。

这确实是一篇晦涩却很有文化底蕴的文章,但真的这么有意思么。见贝雷丝一脸不解,多洛提雅兴奋地又蹦又跳。好闻的香气随着她的动作飘散。歌姬对自己身上使用的香水很讲究。她虽然不是自己负责的学生,但她在贝雷丝刚当上老师之后就常常来开朗地找贝雷丝聊天。她令贝雷丝陷入沉思。更确切地说,贝雷丝感觉到她和这封情书的寄信者有少许相似之处。寻求恋情却格外现实主义;看起来相信自己的魅力,却又一点都不自信。这些地方一摸一样。

“哇,这里引用了有名的歌剧的歌词哦。是爱上了帝国公主的将军的故事。该说是爱好浪漫呢……或许比原作还要疯狂一点,不,是要疯狂得多吧……”
“这样啊。我对歌剧一窍不通。还以为这是一封危险的信。”

看样子是用在贵族之中颇有人气的古典歌剧的歌词改写而成的。很遗憾贝雷丝没有歌剧的知识。虽然不明白也是理所当然的,可如果了解了其中的故事就能捕捉到他在这封信上寄托的思绪了吧。贝雷丝为自己文化素养之低感到遗憾。

多洛提雅反复读了数次,与记忆中的歌词相对照。如今,她脑海中一定展开了宏大的歌剧吧。对目前为止度过的人生与音乐和故事都无缘的贝雷丝而言,她只能认为这是一封暗示为情而死的信。

“但我挺喜欢这种故事的。很难遇到喜欢到想要杀了她或者想要被她杀死的人吧。这个人遇到了那样一个人呢。我很羡慕。”

说完,多洛提雅在唇边竖起食指后离去了。她会把擅自读别人的信这件事当作二人间的秘密吧。她步履轻盈,仿佛在跳舞。

贝雷丝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情书。若多洛提雅所言为真,这或许就是一封情书了。而且还充满激情。回想起寄信人男子的面孔。前几天他说他“憎恨”贝雷丝。自己被他憎恨着,这封信的收信人则被他寄予热烈如火的爱。一道阴影沉重地压在贝雷丝的心上。有女性得到了他的爱。这一事实伤害了贝雷丝。她认为他不会真心爱女性。她毫不怀疑承受了他最最强烈情感的人是自己。他对自己寄予的感情尽管与贝雷丝原本想要的不同,但不论是什么情感,这一情感是他最强烈的情感的事实给了贝雷丝安稳。

可是,他心中最重视的人已不再是自己。此时此刻,贝雷丝终于觉察到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

开心地把歌剧的知识教给自己的女孩子,成长为美丽的女性出现在贝雷丝面前。在化为火海的帝都,在战场而非舞台上,歌姬惨叫一声倒下了。早已习惯对原学生下杀手了。贝雷丝眉毛一动不动刺穿了她的心脏。没有多余的动作是熟练的证明。不为身体增添多余的伤口,不增加多余的痛苦, 她逐一消灭可爱的学生们。用不会被涌出的血液喷溅到的手法拔出剑,拭去血迹。砍女性,脂肪会令刀刃变钝。砍男性,骨会令刀刃磨损。

在帝国的战斗平息时已是日落西山。避开夜间作战,决战拖到了明天。在离宫城稍远的位置扎营。堆积如山的遗体搬运到了城墙外。死亡是不分敌我的。见到了数位熟面孔。如果明天我方胜利了,就郑重地为他们吊唁吧。如果败北,那将会是女皇的第一个工作吧。

贝雷丝返回将领营地时没有回到分配给自己的帐篷。在薄布外侧打了声招呼。匆忙而出的是红发骑士。

他,希尔凡,把贝雷丝招待到帐篷里。尽管谈话机会有的是,她特意来到帐篷也就是说有必要在两人之间谈一谈。希尔凡对此完全摸不到头脑,但他注意到贝雷丝拿着的信件。那是学生时代自己经常使用的信纸。用途当然是给女性写情书。

“说来……我之前在学校里捡到了这个。上面的字迹是你的,所以我带来了。”

归还遗物也应有时有晌。没必要在这种深夜吧,而且就算不是在最终决战的正当中,至今为止应该也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归还了。贝雷丝令人难以理解的行为让希尔凡瞠目结舌,但他还是收过信过目。这是很久以前写的信,本以为已经遗失了。写下的是很不适合交给对方的内容,所以才一直带在身上。完全想不到贝雷丝会在此时此刻把它交给自己。

“啊……你已经,读过了吧。很抱歉,这种东西你扔掉就好了。”

希尔凡窘迫地用手掌盖住信。没有写寄信人。也就是说是通过笔迹来判断是自己的持有物的。最最不想让她看到,却还是叫她看到了——希尔凡在心中咒骂。她可能会误会大到认为这是封自我陶醉的信吧。就算不是这样,在她看来自己也是干了番蠢事。虽说已是五年以前的往事,却也是想要忘掉的过去。

贝雷丝大概对希尔凡的沉默有了自己的理解吧,开口道。

“有人告诉我这里面是歌剧的歌词。她曾说她很羡慕寄信人心里有如此想念的人。”

所以我无法丢弃——贝雷丝挤出一句,声音很是难过。他引用的歌曲在贵族之间无人不知,但会如此评价的恐怕也只有她了。并非贵族,但艺术造诣很高的那个女孩。听说贝雷丝今天掐断了这支美丽花朵的生命。

原来如此,所以她事到如今才想起信的事情吧。希尔凡理解了。她回想起的不是自己的情书,而是解释情书的那位女性的事情。一路过来对学友下手的他很能理解贝雷丝的心情。在这样的日子里,会一直回想那个人的身影。以学友为敌已经很辛苦了,以本应保护的学生为敌更甚吧。希尔凡考虑到贝雷丝的操劳,决定贴近她的心。谁都会有想对人倾诉的夜晚。想来希尔凡自己也在难过的时候依靠过她。就算不能成为恋人,也可互相支持。至今为止,大家都是这样度过难关的。

“哈哈……是这样吗。让人羡慕?不,完全不是那么好的事情。我这种污秽之人,就算寄出这封信,我也不认为我的心情能传达给她。”

贝雷丝没有说出她的名字。现在不是吊唁被杀死之人的时候。希尔凡也深知怜悯等于杀人。因此他也特意没有说出那个名字。

“我一开始认为这信上写的内容很危险,但听了她的话后再一读……我回忆起你曾经说过的话。”

扫了一眼信,信上有反复阅览过的痕迹。尽管过去了几个年头,以保存来说纸张受损严重。信纸的边缘有了折痕,折痕上冒出纸纤维。希尔凡瞪大眼睛盯着贝雷丝。她看起来深感歉意,缩着身子向他道歉。

“尽管你讨厌我,我仍忍不住去想象被爱得如此之深的人是什么样子的。抱歉擅自读了你的信。”

反复读到能倒背如流的程度。贝雷丝曾多次想要把信还给他,但总也办不到。立刻分辨出失物的主人是谁,所以捡到后立刻还给他就好。可一想象写下这封信的他的心情,就办不到了。他流丽的字迹打动了贝雷丝的心,甚至给了她一种他爱着自己的错觉。就算心里明白并不是这样的,她仍想继续品味胸口涌现的甜蜜心情。

“老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希尔凡逼问道。他气势汹汹,贝雷丝心想他一定是在责备自己偷看他的信一事,于是感到抱歉地垂下头。

“意思?嗯……我或许是想要获得你的爱吧。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是……这样么。”

贝雷丝平静的表白让希尔凡失了全身的力气,当场愣住。听到他有气无力的回答后,贝雷丝说了声再见准备离开。希尔凡一把抓住打算出去的她的手腕。

“老师!我虽然曾恨过你,但我对你的感情不只有恨。”

贝雷丝吃惊地回头看他。手有些痛。希尔凡可能察觉到这点,松开了抓着的手腕,把信轻轻递给那只手。方才声音太大,可能已经被周围人听到了。希尔凡压低音量开口了,像是在窃窃私语。

“……这封信是属于你的,请你收下。我没想到会被本人捡到……你都把它读得破破烂烂的了……写下这封信太好了。”

揽住她的手,郑重地把信交给她。其实五年前这样做就好了。贝雷丝的绿眸睁得大大的,问道。

“……希尔凡,你喜欢我?”
“是的呢。从很久以前。我爱你,爱到写下这种情书却不敢写你的名字。”

所爱之人的名字是非常神圣的。希尔凡在写信时明白了这件事。目睹掺杂在字里行间的自己的愚蠢,他领悟到自己没有资格把自己的感情传达给她。若是平时,他可以轻而易举无动于衷地写下“致亲爱的你”之类的话,但他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尽管他知道如何拼写“贝雷丝”。这个名字对他而言是他这种人不可使用的,女神的名讳。

贝雷丝重新过目他交给自己的信。把至今为止已读过无数遍的它,像是为了不弄错一字一句似的在心中默念着。她露出微笑。

“原来如此。确实和你对我说过的话一模一样。”

我恨到想要杀了你,他曾说。这样看来,信的内容和他的那番话确实一模一样。本以为恨与爱是截然不同的,但怀着这样的看法去读,尽管二者看起来正相反,她却察觉到这其实是表里如一的感情。

希尔凡一脸难为情地抓抓头。

“对不起。下回我会好好写一封情书送给你的。”
“不用了,这封就好。如果这是你的爱,我只要这封信就好。”

这封想象不出是身经百战的男子写下的情书,对贝雷丝而言已没有文章可以超过它的价值。包含了他全部的情感——甚至是背后的疯狂——的这封信,已成为一首比任何戏剧都要美妙的情歌。贝雷丝把古旧的信纸珍重地抱在胸前。她为此纠结至今的,对他心中所思所想之人的嫉妒,如今成了她宝贵的财富。

第一次看到贝雷丝绽露幸福的微笑。希尔凡就要把她抱在怀里时忽然顿住了。对着惊奇地望着他的贝雷丝,他带着爽朗的笑容开口了。

“我想在你的怀中死去,我是这么写的,但我要收回这句话。我想活着,紧紧拥抱你。”
“好啊,就这样做吧。”

歌姬会如何评价这一结局呢。歌剧离不开悲剧。她曾阐释过无法结合的爱之美。至少,自己想要把幸福的结局呈现给和自己一样寻找爱情的她。她会不会用自命不凡的口气献上祝福呢。希尔凡发誓要连她的份一起拼命活下去。

决战就在明天。
PR

コメント

日历

05 2020/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访问统计

最新评论

[06/05 gigiyam]
[06/05 gigiyam]
[06/05 gigiyam]

最新TB

个人资料

HN:
戈迪耶的雪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翻译放置场。
目前以《FE风花雪月》同人为主要翻译对象。
请谨慎阅读,踩雷概不负责。

主要CP
BG:菲力蕾丝,希尔雷丝,菲力All
BL:菲力希尔,帝弥希尔,雷特希尔,All希尔凡

二维码

博客内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