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For Asgard

关于FE风花雪月的同人翻译 关于Thor的同人翻译。

[帝弥希尔][gohan]边境伯爵家特制奶油馅点心

标题:边境伯爵家特制奶油馅点心
作者:gohan
配对:帝弥托利x希尔凡
分级:非全年龄
授权:未授权
字数:~6200
简介:无

--------------------------
青路线END后,在某条件下无法射X的国王和模仿医生行为的臣子的帝弥希尔。
有与路人女发生关系,也有百年后芙朵拉的捏造,各种要素都能接受的人请继续阅读。很显然这个故事是基于强烈的幻觉所写,记述上缺乏可靠性。与国王有相同症状的人请尽早就医。
--------------------------

说起隶属于芙朵拉统一国家的戈迪耶边境伯爵家,过去曾是因为与北方民族斯灵族交战而树立其地位的旧王国领贵族,但在与战火无缘的现代芙朵拉,它不是作为武将世家,而是作为经营糕点老铺的名门闻名于世。
距今百年前的边境伯爵家当家希尔凡·约瑟·戈迪耶,积极从事改善与北方民族斯灵族的关系,不仅在国防上尽到重要的职责,还因为“今后仅凭武力无法维生”这一理由,迅速开始摸索新的家业。几番周折后落足糕点行业,并发展成今日的营生。
根据某本史书,相传芙朵拉统一国家的初代国王帝弥托利格外喜欢戈迪耶边境伯爵家的糕点。帝弥托利特别中意希尔凡仅进贡给他一人的带馅点心,甚至表示“每天都想吃到”。
据说因为这种点心太过美味,帝弥托利禁止留下与这种带馅点心有关的记录。希尔凡忠实遵守这一禁令,尽管现在已无从得知其做法,但从帝弥托利留下的日记或亲信的回忆录中可以猜测大概是某种奶油馅点心。

边境伯爵家特制奶油馅点心
----------------------------------------
王都菲尔帝亚的某个午后。
在城内办公室内全神贯注于文件工作上的希尔凡,听到来自沉重的橡木门的敲门声后停下了手里的活儿。询问来者是谁后,应声的是城主兼国王的帝弥托利。
帝弥托利眼圈发黑,表情严肃,道了声“抱歉”进来后,疲惫不堪地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希尔凡皱起眉,像是在问到底发生了何事。
“陛下?”
“……”
希尔凡在垂着头的青梅竹马前跪下。一本正经的年下男子像个闹脾气的小孩子那样一语不发。
希尔凡把手伸向帝弥托利放在膝上的双手,发现他的手指冰冷而僵硬。像是在把热度分享给他似的摩擦他的手后,帝弥托利的肩膀渐渐放松下来。希尔凡观察着帝弥托利的表情,笑了。
“陛——下。”
“……希尔凡。”
帝弥托利从以前就不擅长依靠别人。就算是对着他们这些无需客套的青梅竹马,他也依然客气。以国王的立场来考虑,他更恣意一些也是可以的。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帝弥托利渐渐会像今天这样对旁人露出苦恼的表情了。回想起他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摸爬滚打的过去,这是一个好的倾向。
在黑暗中独自痛苦的王子的面影已经消失了。
“陛下。请把你的忧虑告诉我。你特意来找我,一定是认为我能够帮到你吧?”
“是啊……我,该怎么说呢……”
一向说话爽快的帝弥托利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嘴巴开开合合,难得见到他这副模样的希尔凡苦笑道“我来泡茶吧”,然后站了起来。突然地,帝弥托利一把抓住准备从自己身边离去的希尔凡的手腕。
希尔凡看着他的眼睛露出微笑,青梅竹马感到难为情地移开视线,嘟囔了一句。
“……做不到。”
“做不到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最近和斯灵族的和平谈判很顺利,旧帝国领内的小冲突也差不多都已平息下来了。是在与帕迈拉建交时发生了什么争端么?虽然我这里并没有收到相关报告……)
帝弥托利对面露疑惑的希尔凡不高兴地嘀咕了一句。
“就是说……我做不到射精啊。”
“Shejing……?抱歉,你说什么?”
在这间被阳光温柔照射下的办公室里,这实在是很不合时宜的话题。原以为一定是来商讨政务相关的希尔凡瞠目结舌,反问道。
或许帝弥托利认为他是在故意装糊涂,面上不太高兴。
“就是,射精。我说我无法射精。”
帝弥托利郁闷地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露出一副像是在说“帮帮我吧”的表情,完全没了精神。
(Shejing,Sheji……射精?!)
希尔凡瞪大眼睛“哈——??”地大叫。
“哈,射,哎——?!真的吗,陛下。”
“这种事我为什么要对你说谎……准确地说,自慰是可以射精的。但抱女性时就射不出了。”
希尔凡不由自主地当场站起身,凝视着帝弥托利。
这可是一个得挑地点挑对象讨论的话题。统领着至今尚未完全平稳的芙朵拉的国王,患了射精功能障碍。场合不妥的话,这番自白有可能会成为新战乱的导火索。此乃不得了的国家机密。
希尔凡迅速确认房间有没有上锁后,低声却又强硬地询问帝弥托利。
“等一下等一下,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算不上不得了。你之前说过吧,‘传宗接代的问题会妨碍到将来,所以去妓院练习练习比较好吧?’”
“哎呀,那个,我确实说过这话……!”
与艾黛尔贾特的战争已过去数年,帝弥托利也逐渐确立了身为国王的地位。当然,将他可称之为恶鬼的过去的所作所为视为问题的声音依然根深蒂固。尽管如此,诸多百姓再次将期待寄托在这位年轻国王的身上。像是被这些呼唤和平的声音推动着,这几年里帝弥托利不辞辛苦。
虽说旧帝国领的重要贵族大多数已在之前的战斗中战死,依然有很多人反对将其纳入法嘉斯神圣王国的统治。他坚持不懈地反复与这些人对话,为芙朵拉的安定竭尽全力。
芙朵拉历史上有过很多短命的国家,但甚至连历史学家们都认同新生的统一国家会改写这一历史。
只是,法嘉斯神圣王国有一个问题。——国王帝弥托利的继承人的问题。
年轻国王仍没有伴侣,也没有恋人。改革尚未成功,各地仍有战乱的余波。与此同时,国王帝弥托利没有可以继承他志向的后代的话,实在叫人心里没底。
重臣之间也曾提议过如果帝弥托利没有异议,考虑到巩固今后的基盘,应该迎娶旧同盟领贵族出身的妻子。帝弥托利的自白就出自这种背景之下。
面对低着脑袋不肯抬头的帝弥托利,希尔凡仰望天空。虽然这显然不是下任边境伯爵的工作,但确实称得上是适合希尔凡的工作。身份上最适合处理这种事请的人是菲力克斯或杜笃,但这种事对如今的两个人比较烫手吧。
希尔凡叹了口气。得先就事关男人尊严的部分认真听取情况。
“呃……我可以先确认一下几个问题吗?”
希尔凡不知所措的声音让帝弥托利抬起头。盯着希尔凡的眼神不知为何带有一丝怨气。
“能够,自慰吗?自己摩擦也不能射精么?”
“自己处理的时候能毫无问题地射精。只是在和女性进行性行为的时候,一旦想要在体内射精,就怎么也射不出了。”
“哎呀,这,情报量有点大……”
希尔凡蹲了下来。眼前帝弥托利的下腹部上有着与体格成比例的巨大隆起。平时就已经这么大了,一旦到了那时候还会膨胀得更大吧。
“……顺便一提女性来自哪里?”
“是你以前介绍给我的,服务贵族的城下町的妓院的女性。我伪装成布雷达特分家的人和她做爱了。我动作并不粗暴,也如方才所说的射不了精。按你教的,我付给她的钱还加上封口费,所以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有你这么优秀的学生,我都快哭出来了。”
这种事情本来应该拜托给医生。可这是闺中之事。帝弥托利才开始他的执政,内外敌人众多。这种会遭人算计的要素必须尽可能清除或者保密。
希尔凡叹气后拉着帝弥托利的手站了起来。锁上办公室的内锁,就这样把帝弥托利引至深处的小睡用房间。
“……你会自慰吧?”
“是的。……要坐下来么?”
希尔凡耸耸肩,帝弥托利坐到简易床上解开裤子。失去力量的肉色物事从布料间露出脸。帝弥托利手指抚上低着头的东西撸了几下后,那里向上直起腰来。
“……你在撸的时候想着什么?”
“总之先回忆了一下前几天抱过的女性。”
“看样子也不是对女性不行这种原因……”
唔嗯——希尔凡皱眉,伸出自己的食指和中指道“把这个当作自己的性器试着搓一下”。帝弥托利按照他说的握住眼前的手指后,希尔凡痛叫出声。
“好痛————?!等一下啊你,太用力了吧!这要是普通男性,这力量会连根骨折啊!”
希尔凡甩开帝弥托利的手,一边呜呜叫着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茫然地抬头看向泪眼婆娑的青梅竹马,帝弥托利歪头不解。股间的挺立也像是在模仿主人的动作摇晃了一下。
“是……这样吗?”
“是啊!听好了?普通男性的力道是这样的。”
希尔凡不由得握住了眼前颇有存在感的帝弥托利的阴茎。用手上下搓弄后,帝弥托利露出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就这种程度吗?这样根本舒服不起来吧。”
“你的舒服换做我得痛晕过去耶。插入的地方要是这种压力,我会死的。会不会就是因为你平时适应了这种力度,在女性体内才无法达到高潮的呢……”
原来如此啊,帝弥托利从容不迫地点点头。即使身处被臣子握住阴茎的状态仍能保持这种态度,该为他是块当王的料感到高兴还是哀叹呢。
希尔凡像是失去了浑身的力气似的叹了口气,手松开了眼前的阴茎。
“嘛……总之这样就搞清楚原因了。首先用这强度让身体适应,之后再请去妓院吧。”
帝弥托利把手伸向方才希尔凡握住的那里上下捋动。以手腕肌肉的动作来看,他总是用了超出必要的力量。
希尔凡好几次嘟起嘴巴后,帝弥托利板着脸说“还挺困难的啊”。
“我总是忍不住用舒服的力道撸了。……希尔凡,你能再把手借给我吗?”
“哈?”
“所以说,借我你的手。”
帝弥托利说完后,抓住呆若木鸡的希尔凡的手,让他握住自己的阴茎,开始保持这个姿势一起撸。
蜜汁开始从顶端溢出,在手里搅弄出粘腻的声音。
“等一下等一下?!请饶了我吧!还有好痛耶!请你再温柔点!”
“这样如何?”
帝弥托利露出一副认真的表情,这表情能让人想起那位士官学校时代的优等生。他用希尔凡的手温柔地捋动自己的阴茎。
只瞧他的表情,是完全看不出一点沉溺于自慰的模样的。
“……请再轻点。看,是这种感觉。”
得到希尔凡的支援后,帝弥托利总算改变了撸的方法。按照平时的强度会让人很不能尽兴,但今天还加入了自己以外的人的手。
哈——,帝弥托利溢出一声火热的吐息,希尔凡则“呜唉——”地呻吟了一声。
“呜——,好暖和……还在脉动……我,现在,在认真撸爷们儿的鸡巴……”
“能够有你这样的臣子,我真幸福啊。”
“我可不想听你这么说啊——……等等陛下,请你快要射的时候告诉我。被精液射一身我可敬谢不敏。”
听到希尔凡的抱怨后,帝弥托利苦笑道“好严厉啊”,抚摸上面前跪着的男子的嘴唇。
“明明直到数月之前为止,你还用这里接住呢……”
希尔凡表情僵住了,甩开帝弥托利的手恨恨地低声道。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吧。”
“……是吗?”
是的。希尔凡加快了捋动的速度。
(你也应该是知道的。不能解决继承人的问题,法嘉斯就没有未来——)
直到数月之前为止,帝弥托利和希尔凡还是“那种关系”。
虽然不是从“交往吧”“好啊”开始的关系,但他想他们大概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最初是出于寂寞同床共枕,不久后理所当然地在一起了。
尽管性格与成长环境截然不同,但根儿上一定很相似吧。
不论是与人保持距离的方法,还是内心深处住着一个渴望爱情的孩子,这些地方都很相似。
即使战争结束了,给这段拖拖拉拉的关系打上休止符的也是希尔凡。因为就这样下去是无法解决帝弥托利继承人的问题的。
考虑到法嘉斯神圣王国的前途的时候,统一芙朵拉全境、名为帝弥托利·亚历山大·布雷达特的国王的血脉会成为有用的武器。发生什么问题之时,轻易就会被撼动的王室会让人困扰。
如果不这样做,那么多的鲜血就失去了意义。失去了对在士官学校切磋琢磨过的友人们下手的意义。
所以,希尔凡告诉了帝弥托利。
传宗接代的问题会妨碍到将来,所以去妓院练习练习比较好吧——
帝弥托利没有责备这样说的希尔凡。取而代之的,他只像现在这样简简单单地呢喃了一句“是吗”。
希尔凡从此不再和帝弥托利同床共寝。像这样触碰眼前这位气息凌乱的男子的雄性,也好久都没有过了。
“希尔凡,希尔凡……呃。”
帝弥托利难耐地呼唤着希尔凡的名字。手中的雄性一口气增加了不少分量,每当弄出咕啾咕啾的声音时,希尔凡的小腹深处也一阵一阵地揪紧。
身体,还记得帝弥托利。
对发情的自己感到急躁,希尔凡握紧主张其存在的的滚烫雄性。
“……快点,射嘛……!”
呜,啊——……呃。“
Piu地一下,精液在空中画出一道抛物线。弄脏了希尔凡的脸,也气势十足地飞溅到他的衣服,地板,床单甚至是墙上。
男性的腥膻味与灼烧般的热度让希尔凡头晕目眩,就这样瘫坐到地板上。垂下的视线正对着向上顶着自己裤子的那里。
颜色慢慢改变的布料让希尔凡想哭。
”希尔凡。“
帝弥托利尽管才刚刚高潮,坦露的股间却依然不失气势。他保持这个姿势呼唤着希尔凡的名字。这幅模样蠢死了,自己却抗拒不了声音的强势。
慢吞吞地抬起脸来,正对上帝弥托利又粗又硬的雄性。
”在妓院没法练习。不只是撸的方法,也请你教教我做爱的方法。“
低头看着希尔凡,帝弥托利露出微笑。
透明的丝从面前雄性的顶端溢出,沿着浮现的血管滑落。
在这瞬间,名为芙罗拉或法嘉斯神圣王国的未来的各种各样的烦恼,完全从希尔凡的脑海中消失了。
不论如何艰辛,自己只想要面前的男子。
”你知道吗?你舍弃了那条最轻松的路哦。比起选择我,选择贵族女性才是正确无误的。“
”我不这样认为。与贵族结缘也可能会萌生不必要的火花。而且我的心在其他人身上的话,对对方也很失礼。“
”……这在贵族社会是常有的事吧。“
希尔凡恨恨地反驳,帝弥托利对此温和地笑道”我不喜欢这样啊“。
“希尔凡。身为讨伐艾黛尔贾特之人,我必须引导芙朵拉前行。要为至今为止经历了千辛万苦之人,献上一个不再会忍饥挨饿,担惊受怕,被人剥削的世界。”
“……我明白的。”
希尔凡冲帝弥托利点点头。
这个国王在获得王位的现在,依然有无眠之夜。尽管时间会解决这个问题,可被恐怖与绝望支配的记忆不可能简简单单消失。
为了让像他这样的人不再出现,希尔凡所能做的,就是离开帝弥托利。
“别离开我,希尔凡。有你这样与我志同道合的人陪伴在我身边,对我来说才是最最必要的。”
“……我说你啊,光着下半身对我说这话,我完全不会感动的哦。”
你也是个傻子啊。
希尔凡苦笑。嘴唇颤抖,眼角也歪了。
帝弥托利让希尔凡站起来坐到自己膝上,然后紧紧抱住了他。
“我不能和你结婚哦。”
“你在我身边,还有什么问题?”
像个忍耐困意的宝宝,希尔凡以脸磨蹭帝弥托利的肩膀。
帝弥托利抚摸着颤抖着的希尔凡的后背。
“也无法生孩子。”
“别小瞧布雷达特。除了我,还有很多优秀的人。”
戈迪耶也一样吧。帝弥托利教导似的低声说。
希尔凡颤抖的手指抱住了帝弥托利。
“……如果有人批评你不结婚呢?”
“我会告诉他,我会和法嘉斯白头到老。”
呜,听到希尔凡的喉部溢出一声压抑的气声,帝弥托利笑了。
“别忍啦,哭出来吧?”
“你这人,真是一个优秀的国王大人呢……!”
大滴大滴的泪水哗啦啦直往下掉,希尔凡大声喊道。帝弥托利开心地笑了。
“哈哈哈!你就放弃吧,寻找能和我一起前行的未来。”
“好啊,好啊,我会去寻找的。没有战乱的世界里也不需要边境伯爵这种东西了呢!”
边哭边笑的希尔凡凑近帝弥托利脸颊印下一吻。
--------------------------
在多本史书上可以确认的是,芙朵拉统一国家的初代国王——帝弥托利·亚历山大·布雷达特的时代,并没有人成为王妃。
因此,帝弥托利退位后,他从布雷达特的分家挑选了优秀的继承人。在持续二代、三代的仁政下,法嘉斯神圣王国成长为延续至今的长寿大国。
据说帝弥托利常在公开场合宣言他把法嘉斯神圣王国当作王妃,也未曾纳妾。
关于没有王妃有多种说法,其中最为有力的说法是他的身体在战争中过度操劳,无法让人诞下后代。也另有一种说法是“被戈迪耶的带馅点心抚慰了心灵的国王不需要王妃”。
题外话,为帝弥托利终身提供带馅点心的戈迪耶边境伯爵也单身了一辈子。
以无与伦比的花花公子为人熟知的他之所以保持单身,被女性嫌弃的说法比较强有力,但近年的研究也诞生了一种新的说法——对帝弥托利的效仿。而事实真相则和带馅点心一样,埋没在黑暗之中。

END
幸福的帝弥希尔
PR

コメント

日历

01 2020/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访问统计

最新评论

[06/05 gigiyam]
[06/05 gigiyam]
[06/05 gigiyam]

最新TB

个人资料

HN:
戈迪耶的雪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翻译放置场。
目前以《FE风花雪月》同人为主要翻译对象。
请谨慎阅读,踩雷概不负责。

主要CP
BG:菲力蕾丝,希尔雷丝,菲力All
BL:菲力希尔,帝弥希尔,雷特希尔,All希尔凡

二维码

博客内搜索

P R